4本热血玄幻小说,各种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

2022/8/17 来源:不详

白癜风精准诊疗 http://m.39.net/news/a_9084776.html

书荒友友们,大家好!又到了日常分享小说的时刻了。我们看小说的目的,就是让心情得到放松。如果你也喜欢这类型的小说,每本都是高分精品。

4本热血玄幻小说,各种技能发挥得淋漓尽致,成就无上神途

第一本:《灵魔颂曲》

简介:一部架空历史小说,带有一些魔幻元素(类似权游的设定)。书中既有江湖恩怨情仇,也有儿女情长;既有朝廷庙堂的权利争斗,又有铁血沙场的血染疆场,还有灵与魔的纷扰。故事发生在一片被称为朝歌大陆的地方,朝歌帝国,沐氏王朝九十六年,一场惊心动魄的宫廷阴谋,中兴之主......沐川暴毙于西征途中,帝国继承人大皇子沐颂遭诬陷被流放,历经劫难,逐渐成长,积蓄着重返帝都的力量,而在这片大陆上,来自远古的灵与魔的力量也在酝酿着,多年以后,当他终于再次登上帝位后,却发现……

入坑指南:

在返回海灵谷的路上,沐颂心事重重。

因为按照冰原狼所传递的信息,山棕体内所侵染的阎煞斯力量仍未完全清除,只是被自己血液中所含的“九天幻灵果”抑制住了。

不过,这个情况其他人并不清楚!

路上,鹿灵把刚刚发生的事情,简单地跟山棕讲述了一遍,只听得山棕目瞪口呆!

忽然,她又想起了什么,问道:“颂哥哥,方才在谷里,你自言自语地说些什么啊?”

沐颂被她一问,方才回过神来。

想了一下,觉得还是需要告诉大家所有的情况。于是就将自己前面与冰原狼的对话跟大家讲述一遍。

众人听完他的讲述,都是大为惊奇不已!

“‘阎煞斯’是谁?”鹿灵好奇地问。

“它没有说,我也不知道!”沐颂回答。

“那‘赫亚斯尔’就是高山神吗?”

“嗯!”

沐颂现在对这一点已经可以比较确定的,冰原狼所说的不论是“赫亚斯尔”“赫亚斯”,还是“赫拉”“赫拉亚那”,都是指的高山神!

他忽然又想起了什么,说道:“高山神曾说过的,在那个叫‘死亡之境’的地方,封印着一股邪恶的力量,人们称之为‘邪魔’或‘邪灵’,这‘阎煞斯’难道就是那邪魔吗?”

鹿灵听后,好奇地问道:“这‘死亡之境’是在哪里啊?”

沐颂回答:“在朝歌的南境以南!”

鹿灵重复着说道:“南境?那不是应该在南方吗?这里可是北境啊!”

沐颂想想也是,便又说道:“也或许不是那个邪魔!总之这‘阎煞斯’肯定是邪恶的!”

山棕忽然意识到了自己的状况,问道:“你是说我被那死人传染的脏东西还没有清除干净?”

鹿灵听后也似乎意识到了这很严重,关切地跟着问:“是这样吗?颂哥哥。”

沐颂有些为难地说道:“听冰原狼的意思是这样子!它说只有‘赫亚斯尔’才能救治,但又说‘赫亚斯尔’是不会出手救治的!我是因为食用了那岩洞里的‘九天幻灵果’才不会被侵染的。”

鹿灵疑惑地说道:“我们也都有吃啊!”

沐颂解释说道:“那‘九天幻灵果’不是每个人都能承受的,所以你们吃完之后,那天晚上都身体不适!”

鹿灵、山棕、宁一航都想起了那晚的情景,确实他们三人吃了那根茎球之后,便身体不适,上吐下泻的,基本上都排出了体外。

鹿灵着急地说道:“那山棕哥哥怎么办呢?”

山棕也心里慌了起来,眼睛盯着沐颂不知如何是好?

沐颂宽慰他们说道:“既然我的血液可以抑制住他体内的‘阎煞斯力量’,那么短期内应该不会有事的,我们再看情况了!”

宁一航这时也不禁说道:“沐颂说得对!如果情况真的会恶化,我们再一起跑一趟幻灵神山!”

鹿灵与山棕听到宁一航这么说,神色一下轻松了不少!

他们知道宁一航愿意陪他们去幻灵神山,就有机会找到那“九天幻灵果”,到时即使再难以下咽,山棕也要吃进去!

几人回到海灵谷之后,都没有将此事告诉其他人。

一方面是因为如此离奇的经历,别人也未必能一下接受。

另一方面也是担心族人会对山棕体内的邪恶力量担心,从而让他为难!

……

在接下来的几天里,沐颂每天都偷偷地放出小半碗自己的血,拿给山棕喝掉,以便抑制住他体内的邪恶元素。

山棕连续喝了三次之后,便再也不肯让沐颂放血给他!

因为,他觉得自己现在也没有感觉到有任何的不适之处!似乎是完全好了。

或许是由于他所受“阎煞斯力量”的侵染比较浅的缘故,又及时得到了抑制。

但是,沐颂与鹿灵依然对山棕体内的邪恶元素耿耿于怀!

几天后,他们还是说服了山棕一起再次前往幻灵神山,寻求“九天幻灵果”或者高山神的帮助。

于是,沐颂向鲁菈大祭司讲述了所有事情的缘由,请求她允许他们再次前往幻灵神山。

鲁菈婆婆听完他的讲述后,并没有阻拦,缓缓点头同意。

不过,就在他们离开之时,听到身后的鲁菈婆婆幽幽地说道:“高山神的使者出现了……血魔法也现身了……”

鲁菈婆婆的声音中充满着一股神秘的色彩。

他们这次前往幻灵神山,已经是轻车熟路。

很快便到达了他们脱困的那座靠近北海的山峰之下,不过当他们寻找那个出口时,却花费了大半天的时间。

最终,发现那个洞口之时,那洞口挂满了长长的冰柱,冰柱之上又附着一层积雪,几乎是已经被掩埋住了,远远望去根本无法分辨得出来。

那天下午,他们还算顺利地攀到了岩洞的顶端。上次他们脱困之时留下的那根绳索还悬在断崖之上,随风飘动。

进到谷地之后,那里依旧是一片绿意盎然,充满着勃勃生机。

一团团的雾气飘动在谷地的湖面上,湖水依旧没有结冰,微风荡漾,犹如仙境一般。

最醒目的依然是那棵上千年的古官浔木神树,巨大的树冠,枝繁茂盛,庇护住了近半个谷地!

一切如旧,宛似亘古未变!

他们跪伏在神树之下,向伟大的高山神祈祷!

一直以来,沐颂并不认为自己拥有虔诚的信仰。但是当他一进到这个谷地,便会让他产生出一种神圣的感觉!

然后,他们爬上树干,想沿着上次攀爬上来的空心树干,再下到岩洞里,去寻找“九天幻灵果”。

但是,就在他们爬上神树后,却让他们失望了。因为那下方树心的入口,早已经堵上了,他们完全无法再次下到岩洞里。

面对神树,他们不敢冒犯,向下去凿树干。

而且他们也不知道那下方的岩洞,是否已经坍塌了?

因为上次他们曾经历过岩洞的数次震动。

他们在谷地里饶了几圈,都没有找到任何有用的线索。

最后,鹿灵提议提取神树的汁液给山棕喝,那或许具有类似的功效。

……

他们当晚便再次露宿在湖畔,仰望着谷口上空的繁星,大家都毫无睡意。

就在那时,他们都忽然间就看到了,那坐在神树下的冰原狼“纳诺”。

沐颂一下坐了起来。

冰原狼也缓缓地朝着他们走来,在距离丈许的地方停了下来。

片刻之后,他便又感觉到那种强烈的意识,那种无法用语言表述,但又很明确的表达出来的意思。

“‘阎煞斯的力量’都清除了?”冰原狼疑惑地说道。

“你是说山棕体内的‘阎煞斯力量’消失了吗?”沐颂心下一动,问道。

“嗯,感受不到了!”冰原狼说。

“那就是说我的血可以清除这些邪恶的元素?”沐颂心中不禁大喜。

“或许是他所感染的力量比较弱吧!”

沐颂如释重负地看向鹿灵、山棕、宁一航他们,说道:“太好了!没事了!”

然而,当他再转回头时,冰原狼“纳诺”已经缓缓地离去,渐渐消失在古橡树林中。

第二本:《盖世人王》

简介:世间万物的生灭,不过是宇宙四季更迭后留下的一片尘埃。春夏秋冬,轮回的碾压,曾让诸世坠落寒渊,无数文明火光为之熄灭,古来无人能抗衡。相传,当春归大地,沉睡在冻土的生命会相继迎来复苏……光阴流转,当一缕剑芒划破世间,新的生命起源开启了!

入坑指南:

钧天都觉得听错了,扫视着前方不可一世的陈元,嗤笑道:“可笑,这天底下除了我爷爷,再也没有任何人值得我一跪,更何况是你。”

“看来你还没有认清楚现实,不明白天人境到底是什么领域。”

陈元一步步向前走来,通体散发的威压汹涌澎湃,这片区域都被碾压的猛烈颤抖,许多弟子都被震退了。

“我觉得陈元师兄的战力又暴涨了,他可是险些完成一次脱胎换骨,绝非普通的天人了。”

“那是自然,传闻宝藏区将要开启,陈元师兄但凡收获些造化,肯定能前往东域深造。”

周围的弟子议论纷纷,也有人望着钧天,发现他在陈元的神威之下,身躯细微颤抖,显然快承受不住了。

“陈元,你仗着天人境修为算什么本事?”项龙愤怒低吼,选择和钧天站在一起,共同抗衡陈元的压制。

“以大欺小,的确有些不合规矩。”

陈元停下了脚步,高高在上俯视着钧天,道:“我将实力压制到神藏境,如果你能接我三掌,这件事我可以不计较,可如果你接不住,不仅要磕头赔礼,你手上的剑胎也要归我。”

虽然陈元不清楚重剑是什么品阶,看起来也品相不佳,但能挡得住铜炉初步复苏,应该不是等闲的宝物。

“你以为是谁?”

钧天冷笑道:“你说接你三掌就接你三掌?怎么南院的院长叫陈元吗?这天地间奇才多得是,你也太把自己当回事了!”

“云凡,怕了就怕了,别找这些没用的借口。”刘忆冷笑道:“你若是识相点,就乖乖赔礼道歉!”

“你又算个什么东西?”

钧天斜睨她一眼,喝道:“前几日的教训还不够吗?你可别让我找到机会,否则我保证让你屁股开花!”

四周的学生瞠目结舌,这位新生真是百无禁忌,什么都敢说。

“你……”刘忆气得脸色涨红,身子剧烈颤抖,恨不得活剐了钧天。

“你的胆子真的很大!”

陈元眼神冷冽,道:“既然同境界交锋你不敢,看来我只能代表徐沁导师,好好教训教训你。”

“你想要和我同境界交锋,总要公平点吧。”

钧天知道躲不过这场麻烦,道:“既然你想要我的剑胎,我也想要你的铜炉,我看不如你我切磋一二,你若是败了,铜炉归我!”

全场的空气突然安静下来。

挑战陈元?

郑倩丽都觉得钧天疯了,先不说陈元的道行是天人境,他更掌握一门顶尖秘术,又是火属性特殊体质,战力非常的凶狂。

至于钧天虽然强大,但或许没有掌握秘术,和陈元对决毫无胜算。

“哈哈哈……”

陈元仰头大笑:“你难道真的不知道,天有多高,地有多厚?怎么觉得在神藏境有了些成就,就胆敢和我赌战,还妄想得到我的至宝!”

“怎么,你很了不起吗?说得好像你知道天高地厚似得。”钧天嗤之以鼻:“还是觉得你神藏境,已经能无敌天下了!”

“无敌天下不敢说,但镇压你足够了。”

陈元目光森冷,浑身气息降低,跌落到了神藏境领域,道:“你在神藏境是几重天,我不占你的便宜,会让你输的心服口服。”

“你随意。”

钧天的话音刚落下,这里顿时哗然一片。

“陈元师兄,这小子未免太嚣张了,还要让你先出手?我看他是真的不知天高地厚。”

“陈元师兄不要留情,一招将他镇压,教他如何夹着尾巴做人。”

“新来的,你以为北极学院是什么地方?这里藏龙卧虎,天才数不胜数,你别以为你在小村子里同境界无敌,就敢在这里大放厥词!”

全场沸腾成片,大批学生脸红脖子粗,纷纷指责钧天。

“都住口。”

陈元大手一挥,压下场中嘈杂声,他面目冰冷,他从未被人如此轻视过,更何况是新入门的学生。

“三掌之内,我若是不能将你镇压,这一战就算我输了!”

陈元向前走来,起先看起来很平静,但是当来到钧天近前,通体神力汹涌,犹如滚滚狂潮在蔓延,欲要压制钧天。

“轰!”

同时,他挥动古铜色的大手,形似一柄赤红的锋刀,劈向钧天的面门。

钧天手掌捏拳印,迎了上去,与之碰撞。

看似简单的交手,但一声炸雷声爆发,震的许多人耳膜刺痛,能预感到激烈程度。

有人感到震惊,钧天竟然接住了,甚至身躯都未曾摇动一下,始终平静站在原地。

全场有些安静,有人忍不住发出低吼声:“陈元师兄,你可不要留手,说好的一招将他镇压住,别继续温和了,否则他若是接住你两招,指不定未来嚣张到什么层次!”

钧天一袭银色长袍,面容清秀,双眸清澈有神,他个头很高,已经开始俯视陈元。

陈元也深感意外,但也仅仅笑了笑:“不错,有点根基,怪不得能镇压洪哲,只是我不得不提醒你,现在后悔还来得及。”

“废话太多,当心骨折。”

钧天有些不耐烦,他不想主动出击,这样太过瞩目,难免招人议论。

陈元的整张脸冷了下来,但这片区域却在急速升温,他的四肢百骸都燃烧着青色火焰,显然动真格了。

“嗡……”

陈元的大手形似浓缩的火山,神焰一重接着一重落下,这片区域已经开始熊熊燃烧。

钧天通体金辉绽放,形成一层炫灿的光幕覆盖在躯体上,任由漫天神焰燃烧,始终无法破开防守。

陈元的脸有些挂不住,大手狠狠轰落,但他发现面前微笑的英俊少年,气势纵然间大变,举手抬足间,威压磅礴。

“咚!”

钧天轰了一拳,体内神力震荡,仿佛一宗秘宝在运行,打爆了漫天神焰,轰在陈元的掌心,让其连退了三步。

“什么?”

全场的人大惊失色,怎么会这样?陈元竟然被震退了!

“好强的肉身,他体内的气血无比旺盛,这人莫非也是特殊体质?”

“刚才他出招,未曾看到神力如潮的画面,但他的体质坚硬如神铁,牢不可摧!”

郑倩丽都吓了一跳,断然没想到钧天的底蕴如此强大,看似普通的体质,却蕴含着超强的爆发力。

“好好好!”

陈元大笑,依旧很自信,道:“怪不得嚣张到这一步,不过我不会继续留手了。”

轰!

陈元气质大变,通体缭绕火焰,命轮喷吐粗大神光,隐隐贯穿了霄汉,惹得附近的人心惊肉跳,神力通天,这是神藏境相当了不得的成就!

虽然陈元还差了点火候,但他在神藏境的底蕴非同小可,漫天的神力缓缓镇压而来,在场弟子无比胆颤心惊。

“咔嚓!”

整片地面都崩裂了,压力仿佛排山倒海,烟尘滚滚。

但是令人失色的是,立在破裂大地上的少年,依旧微丝不动,难以想象他的肉身究竟强横到了什么领域。

“镇压!”

陈元大手环绕神焰,演化出一头赤红鸟雀,喷吐赤色神焰,盘旋在上空,像是强大的生灵在向下扑杀!

顶尖秘术运行,钧天都感受到强大压力,他不得不舒展肌体,释放储藏的生命活性,由内而外绽放盛烈金辉。

“轰!”

钧天脚掌踏地,震裂了漫天神力封锁,同时他暗中运行镇域拳,轰向扑下的巨大鸟雀,砸的它身躯变形,最终承受不住横空炸开!

“抱歉,你三掌没能镇压我,铜炉归我。”

钧天自始至终他都非常平静,像是在做一件稀松寻常的小事,让偌大的会场鸦雀无声。

顶尖秘宝,就这样输了?

“你做梦!”

陈元脸色难看到极点,浑身神力再一次喷射,连同火焰命轮都在炽热燃烧,扑向了钧天,要找回颜面。

“我说了,你不行,想要骨折吗?”

钧天脚踏长空,身躯拔地而起,挥动拳印,砸向陈元。

“啊杀!”

陈元也吼出声,生命都在燃烧,与钧天激烈杀在一起,彼此碰撞间,巨响连天,神辉溅射,短时间碰撞了十几个回合。

“好快……”

许多人看的眼花缭乱,完全扑捉不到行动轨迹,但他们碰撞之处,地面沉陷,树木爆裂,真空破裂,可见爆发力何等强大。

“血……”

有人看到了血液,起先以为是钧天的拳头在流血,但谁知,他拳拳见血,打的陈元遍体鳞伤,骨骼变形,完全承受不住钧天变态的拳印!

“这是什么怪物?没有运行命轮,但却爆发出如此可怕的战斗力,他究竟是什么体质?”

郑倩丽喃喃自语,两强争锋,结果显而易见,陈元接连被震伤,他根本压不住钧天,浑身都是拳印,披头散发的,狼狈到极点。

“服不服?”

钧天举拳轰来,打爆了陈元的护体神焰,震的他身躯砸在地上,犁出一个深坑。

四周的人瞠目结舌,陈元直接惨败收场!

甚至,他们觉得太轻松了,钧天似乎没有尽全力,在战场上游刃有余。

“啊!”

陈元面容凄厉,双拳紧握,根根指甲都插进皮肉里,嘴里发出野兽般的低吼,猛地解封境界,气息强大了十几倍。

钧天脸色冰冷,紫金葫芦悬在头顶上,吸走了爆涌而来的能量源泉,不屑道:“恼羞成怒,想要杀我?”

同时,他步履轻灵,在迅速退避。

“在这里没人可以欺辱我!”

陈元彻底失控,天人境战力复苏,战力飙升,神能汹涌,动辄打的紫金葫芦乱颤,压的钧天差点飞出战场。

“够了!”

一直在暗中的徐沁走来,玉手腾起,简直在遮天蔽日,直接镇压了发狂的陈元,让其头痛欲裂,肉身欲要解体。

“龙象境……”

陈元毛骨悚然,徐沁不愧是东域调来的精英导师,轻轻挥动手掌,神力裂天,动辄能镇压强敌。

全场弟子沉默了,陈元惨败,又被刺激的解封实力,现在被徐沁轻松镇压,颜面扫地。

“陈元,你败了,铜炉归我了。”

钧天抬起手,攥住了巴掌大的铜炉,淡漠道:“愿赌服输,我不让你跪下来向我赔礼道歉,已经给足了你颜面,希望你好自为之。”

“不,不行!”

陈元心头在滴血,他目眦欲裂,大吼出声,但等待他的镇压更为残酷,雪白如玉的遮天大手,重重压在他身躯上,打的陈元肉身流血,跪在地上,模样惨不忍睹。

第三本:《八荒炼体术》

简介:昔日的位面第一宗门‘妖傀宗’圣主叶欢,因为争夺位面至宝八荒鼎,被诸多大帝围攻陨落,再入轮回与将门犬子夜欢灵魂融合。废柴笑柄?我炼体术不坏不灭,谁与争雄?家道衰落?我炼丹术冠绝位面,扶不起一个家族?边疆失守?我打造的连弩刻有玄奥灵阵,可杀敌于千丈之外!异族邪魔来袭,家园沦为炼狱?我炼制的妖傀无数,足以横扫八荒!外面有一支神秘势力,就要统一大陆?无妨,那就是我一手扶持的顶级宗门!圣域的一位老祖已经称皇称帝?莫怕,那不过是我当年随手炼制的一尊妖傀罢了!

入坑指南:

地面之上。

夜战天感受到剧烈的震感传来差点吓得魂都丢了!

就在他招出灵力护铠,打算下去一探究竟之时,一道瘦削的身影陡然蹿出。

“快走,这地下世界,住着一大群八阶蜥蜴!”

闻言,夜战天不敢大意,一把拽起夜欢,和夜剑南一起化为一道流光,喊上狼王,急速消失在山谷之中。

不过半息时间过去。

数十只八阶蜥蜴,从地下巢穴中探头探脑地四处张望一番,似乎是忌惮着什么。

犹豫再三后,还是再次回到岩浆之中。

回到军营,夜欢只是简单的将事情的经过描述一番,便告别夜战天和狼王回魔狼谷了。

至于姬如霜,大战结束之时,便被狼群护送,回天狼城了。

临行前,夜欢特意嘱咐夜剑南,一个月后派人回夜家,到时候自己会为其打造一批连弩。

用来帮助夜家军镇守边关。

夜战天和夜剑南闻言也并没有放在心上,连弩军中也有不少。

还以为夜欢是要找铁匠再去打造一些。

……

魔狼谷,一座隐蔽的山洞之中。

夜欢盘坐在地,面前正摆着那个硕大的菩提花盘。

“是谁潜伏在我的体内,别躲躲藏藏的!”

“不出来交点房租,小爷可要骂娘了!”

“你敢!”

一道雄浑的声音传来,夜欢却又是一惊。

此刻的他,灵魂之力完全处在内视状态下,即便如此,依旧没有发现那声音的出处。

“不要扫来扫去了,我潜伏在八荒鼎中,你是无论如何也探查不到的!”

声音再次响起,夜欢急忙追问,“你是谁,为什么会在八荒鼎中?”

“唉!告诉你也无妨,谁让我有求于你呢!”

“况且,这八荒鼎已经认你为主,你也算是我的半个主人!”

“我乃神阶的一道太古龙魂,因为犯下弥天大错,冲撞了某位大能强者,神魂陨灭!”

“幸好我的主人,八荒老祖修为通天,施展大能之术,将我降临到这个低位面!”

“只要你能完全修复这八荒鼎,将来自异界的恶魔尽数祛除,我便有机会再塑真身!”

“希望你不会像之前那几位获得八荒鼎的人那么没用,连一个异道魔像都打不过!”

……

夜欢愣在原地,听完对方叙述整个过程,这才明白个大概。

原来那巨龙纹刻,就是这太古祖龙残魂所幻化。

对方之所以这个时候选择现身,是因为觊觎夜欢新得到的烈焰菩提。

如同夜欢一样,这祖龙的前身修炼的,是以火属性为主的全属性功法。

这烈焰菩提百年后便可以孕育菩提子,每百年成熟一枚。

眼下这花盘中正好有九颗漆黑如墨的黑籽,显然,生长至少千年。

不过,夜欢临行时,只是把地面之上的花盘取走,下部的主干和根系还完好。

再过百年,便还可以生出新的花盘来!

“夜欢,现在我需要你用一颗菩提子,帮我炼制一枚醒魂丹?”

“我这龙魂已经来这个位面几十万年了,跟随八荒鼎一次次地恢复、再遭受重创,都快要消亡了!”

咳咳……

闻言,夜欢先是干咳了几声,旋即一本正经地道:

“内个,炼制丹药可以,不过,在此之前,我们需要先把事情说清楚!”

“我的地盘我做主,这里我是老大,你住在我的体内,就得听我号令!”

“我现在要求你主动缔结主仆契约!”

“否则,你就滚出去,别用命令的语气,给小爷说话!”

夜欢义正词严,言语中满是果决之色。

实则,内心深处,他已经慌得一批!

只是,一山不容二虎,除非一公一母的道理他还是懂的。

这谁大谁小的问题必须先搞清楚,反正,听命于人的事情,他是死也不从的!

话音落下。

果然那龙魂便传来一阵咆哮般的嘶吼声。

“什么?你一个卑微的人类,跟女人抱一抱就当场缴械的货色,也配做我太古龙魂的主人?”

“你可知我在神界的身份有多高贵吗?”

“老夫就算灵魂自燃跟你同归于尽,也决计不会认你为主!”

夜欢早有准备,毫不想让。

“你那么牛,怎么现在成残魂了?”

“要么认小爷为主,要么现在就自燃灵魂,我给你一息的时间选择!”

“你要是不敢,我都看不起你。”

“别废话,快点的!”

“你……”龙魂当场语塞,居然遇到个吃生米的!

因为与八荒鼎融合的缘故,当年叶欢争夺八荒鼎的诸多事迹,他也是尽数知晓的。

即便是现在,他也能够清晰地感受到对方的情绪。

那是一个眼里不揉沙子,决不臣服于任何人的狂人!

“好吧,老子经历了数百位获得八荒鼎的宿主,无不对本座毕恭毕敬!”

“像你踏马这么大胆,敢要求老子缔结主仆契约的,还是第一个!”

“你大爷的,契约一旦达成,你要是死了,老子也得跟着陨灭!”

“也罢,本大爷当了几十万年的残魂,早就受够了!”

“就跟你赌一把!”

接连恶骂几句后,那龙魂开始主动吟唱起主仆契约来。

“蚂蚁呀嘿,蚂蚁呀哄,蚂蚁呀哄哄,龙魂契约起……”

顿时,一座座玄奥的阵法从那龙纹之上扩散开来,遍布夜欢的周身各处!

直到那纹刻来到泥丸宫前,一股恭敬的乞求之意袭来,夜欢接受这乞求,契约成功达成!

这一次的契约,和秦起的契约完全不同。

因为,契约达成之后,他就感觉周围的一切变得异常清晰起来。

原本元婴中期修为的他,只能探查十数里地的范围。

如今,整个范围足足增大到方圆百里,探查地下世界的阻碍之感都弱了许多。

“这……这是……半圣魂品质的灵魂本源!”

“缔结这个契约,居然让我的灵魂本源品质,与你的神魂融合,达到了近乎神玄境的存在!”

“哼!”

那龙魂冷哼一声,“小子,你看清楚了,这可不是寻常的圣魂!”

“他的探查能力,可是连圣魂品质的灵魂屏障都能轻易穿透的!”

“而且,窥视之时,不会被圣魂品质的灵魂之力察觉!”

“因为,老子本来是太古品质的神魂,跟你缔结契约,一下子把老子的神魂品质都稀释了!”

“你还不赶紧帮老子炼制醒魂丹?”

夜欢闻言,这才明白所以。

不过,震惊之余他还是有些恼怒。

“我了个去,你这都成了小爷的仆人了,还这么穷横穷横的?”

“以后再自称老子,信不信我把你炼化了!”

“你……”龙皇登时气急!

“你什么你?要么现在就叫夜老大!要么我现在就抹杀你!”夜欢严词训斥!

呼哧!呼哧!

太古龙魂连喘数口,若是肉身存在,早就咬断后槽牙了!

“叫就叫!”

“有什么了不起的!”

“夜老大!夜老大!夜老大!”

喋喋不休的声音响起。

第四本:《冰寒武神:我能吸纳万神功法》

简介:杨丰身死,重生平行时空,卷入五轮旋涡,可吸纳万神宝典,不需要神灵挑选,蜕变不限级,升升升,天地五道轮回第一武神!

入坑指南:

“庄主,不好啦,大夫……死啦!”

风林庄大厅。

管家一脸惶然,飞奔到庄主杜冉的跟前,喘气说道。

听到这话,庄主一惊,着急问道:“这怎么可能,大夫刚刚才收了银子,估计还没有走多远,怎么会死呢?”

“不知道,我见他五孔流血,好像是被人打死的!”

杜冉眉头一蹙,看着管家,匆忙说:“带路!”

一主一仆飞奔到大门外,见到大夫仰躺在坪场,一动不动。

杜冉翻开他的眼皮,观察大夫的瞳孔有收缩,再摸他的颈动脉,有微弱的跳动,趴下听他的心跳,还有一些声音。

再检查大夫的身上,杜冉用手在他的大体骨骼上摸了一下,说道:

“的确是被人打的,那人功力深厚,看来并不是要他的命,只是拍在他的身上,要给他一个教训。”

“如果那个人真的想要大夫的命,估计大夫早就气绝身亡。”

管家问道:“庄主,您觉得是什么人干的,为什么要在我们风林庄的门前动手,他是不是要给我们一个下马威?”

杜冉点头,说道:“不排除这个可能……对了,你先找人来,把这个大夫抬进庄,然后再去通知他的医馆,叫他家的人带他回去医治。记住,一定要快,这个大夫撑不了多久。”

管家点头应道:“是!”立刻冲进庄内,去找帮手。

杜冉一个人在这里看着大夫,见他气咽声丝,恐怕等不到有人来,便给他输入一些真气,帮他渡过危险。

正在发功时,杜冉听到管家急匆匆地跑来,闭目问道:“李管家,怎么只有你一个人来,不是叫你去找帮手吗?”

管家惊道:“不好啦,庄主,七师兄万一阳,死啦!”

“什么,万一阳死啦!”杜冉大惊。

马上抱着大夫进庄,杜冉吩咐仆人们好好照看大夫,并让人去医馆通知他的家人,来给这个大夫抢救。

做完这些,杜冉和管家一起奔向七师兄万一阳的房间。

一股血腥味从房里传出。

杜冉和管家刚一进门,就见到三位师弟一脸惊恐,目光都落在床上的万一阳身上。

“这里发生什么事,你们愣在这儿干什么?”杜冉问道。

“庄主,你自己看吧!”一个师弟说。

往万一阳的床边走,杜冉看到万一阳仰躺在床上,双目圆睁,五孔流血,嘴里还在大量喷血,整个被子和床单都染红了,死状极惨。

难怪这些围观的师弟们纹丝不动,都是被吓住了。

“他是什么时候死的,谁第一个发现?”看着管家,杜冉问道。

“是我们三个一起发现的,刚刚从外面回来,一推开门,就看到他死在床上。”一个师弟插口道。

“你们有没有发现什么可疑的人,在路上有没有碰到什么人?”杜冉问。

“没有,我们三个一直在一起,从院子里到这个房间,一路上没有看到任何人。”

“万师兄和谁有仇,有没有那个师兄弟,一直想他死?”

“没有,七师兄是个开朗的人,对师弟们都很照顾,没有人要谋害他,更何况他本身就武艺高强,谁也不敢动他呀!”

“好……我明白了,我会把这件事查清楚,根据万师兄的情况,他应该是被一个功力深厚的人打死的。”

杜冉说道,把万一阳胸前的衣服解开,伸手在他的肋骨上摸着。

“肋骨断了七根,心脏破裂,估计那个人恨透了万师兄,不想他有任何挣扎,使出全力,一掌轰在他的胸口。”

“杜庄主,你看是什么人干的,这么深厚的功力,大概会是什么级别?”一个师弟问道。

“最少也要和万师兄不相上下,因为万师兄受伤,那个人才有机可乘,否则,他的武功高于万师兄,根本不用等到现在动手。”

听到杜冉的分析,三位师弟点头。

又有一个仆人跑来,大声喊道:“庄主,不好啦,有个丫鬟死啦!”

“什么?”

庄主杜冉大惊,管家大惊,在场的三个师弟也是大惊,他们瞠目结舌,一副非常震惊的样子。

“在厨房门口,那个丫鬟死在厨房门口,她五孔流血,死不瞑目,样子好吓人!”这个仆人慌张地说。

“带我去看看!”杜冉道。

“是!”仆人应道。

杜冉、管家和那三名师弟一起跟在那个仆人的身后,飞快地跑向厨房。

厨房门前的小坪场,已经站了七八个人。

杜冉走到那个丫鬟的身边,检查她的气息,早已断气,身体也开始发冷,抓着她的手腕探脉,已经没有脉搏。

只见这个丫鬟和万一阳的面容一样,苍白得可怕,五孔流血,嘴里也流出大量的鲜血,样子非常恐怖。

缓缓起身,杜冉的脑海里闪现之前二师兄反常的表现,自从二师兄误会七师兄和九师姐有染,就开始变得非常痛苦,同时也对七师兄和九师姐有了憎恨,觉得他们两个背叛自己。

杜冉对管家耳语道:“你去找找二师兄,看他现在在哪里?”

管家点头,立刻转身离去。

在后院和走廊里向人寻问,管家没有得到任何信息,他眼珠转动,跑去佛堂,在那儿的几个空屋里寻找。

“二师兄高岱常常在这里练功,今天,他会不会也在这里?”

心里这么想,管家蹑步到佛堂,果然看到二师兄正端坐在这里打坐,修炼内功心法,似乎很专心。

“在……看来他与外面的人命案没有关系。”

管家心想,悄然而走,准备出门。

二师兄高岱双臂抱胸,昂首挺胸地堵在佛堂的门口,拦住管家的去路。

管家一怔,露出微笑,说道:“高兄弟,你在这里修炼呀?”

高岱没有回应,只是问道:“李管家,你声不作气不出地跑来干什么,是来找我吗?”

“没有……我只是看看这个佛堂打扫得干不干净,担心那些仆人偷懒。”

“是吗?”

“是的,如果高兄弟没有其他的事,就请让路,我还要去检查其他的地方。”

“这个佛堂很安静,是个修炼内功的好地方,你们庄主一定也常在这里修炼内功吧!”高岱指了指墙边一个坐垫,冷然问道。

“这里是佛堂,自然是礼佛的地方,我们庄主除了修炼武功,还很喜欢佛法,你看佛堂西侧的经书,我们庄主都认真读过。”

管家说道,指向西面的书架,上面密密麻麻地摆满书。

“一个习武之人,如果没有一颗慈悲之心,是很容易滥杀无辜的,不要说济世救人,恐怕自己也会走上邪路。”

“李管家,看不出你还有些学问,这些话,不是你的庄主教你说的吧?”二师兄高岱的神情凝重,双眼射出凶光,用一种警惕的语气问。

“没有,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小想法,随口说说,与我们庄主无关。”

“那倒未必,有时候,一些丫鬟仆人,反而比主子还要了解主子,他们说出来的话,有时还真能道出主子的心声。”

“譬如你刚刚的这一句,我看就另有所指,一定是你们庄主说了什么,引起了你的某种感觉。”

听到这里,管家一笑,摇头道:“高兄弟,你多虑啦!”上前拨开高岱,“请让一让,我还要去检查其他的地方。”

高岱不让,仍是堵在门口,说着:“李管家,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呢,你的庄主到底说了什么,让你来这儿察看什么?”

“高兄弟,你这么说就不对了,你不能凭白无故地怀疑人呀,更何况我们庄主仁厚,对待你和列位师兄弟,可没有一点亏欠,你更不能这么讲呀!”

“我偏要这么讲,今天你不说实话,就别想离开这里!”盯着管家,高岱一脸肃然,眼神中透出一丝杀意。

推了推高岱,管家不耐烦地说:“让开,这里是佛堂,你可不要无理取闹,要是让庄主知道了,恐怕会告诉你师傅。”

露出微笑,高岱抬起手臂,说道:“要是把你杀了,他还会知道吗?这里这么安静,没有一个人,要是杀死你,根本不会有人知道!”

管家心下一怔,看向高岱,见他一脸认真,脑中联想到大夫、万一阳和那个丫鬟的死状,顿时身子一颤,后退两步。

高岱向前走,逼近管家,抬手问道:“说,你们庄主说了什么,为什么要让你来找我,他是不是怀疑我什么,要对我不利?”

右手护在胸前,管家一脸惶然,嗫嚅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高兄弟,你不要……胡思乱想,没有人找你……我们没有说你什么!”

一把拎住管家的衣领,高岱瞪视着他的眼睛,怒道:“你想骗我,你一定是奉了什么命令,特意跑来这里找,是不是?”

管家非常害怕,说道:“没……没有……高兄弟,你要相信我,我们没有怀疑你,更何况,这个庄里非常太平,没有发生什么事,平白无故地怀疑你干什么?”

高岱听得一愣,心下一惊,整个人呆立原地,想了一下,眨了几下眼睛,才露出微笑,说道:“对……你说得对,风林庄太平无事,怀疑我干什么,我在这里什么都不知道,我为什么要紧张。”

“说得对,高兄弟,你能这么想,我就放心了,快松手,我还要去其他地方检查卫生。”管家笑道,拍了拍高岱的手。

“好……我放了你,你去忙吧,不过你要给我作证呀,我可一直在这个佛堂,哪儿也没有去。”高岱松开管家的衣领,用一种友好的语气说。

“这个当然!”管家应道,缓缓离开高岱,从佛堂门口走出,强自镇定,正常地走去另外一边。

刚拐过一个弯,管家撒腿就跑,一口气跑出这个院子,来到后花园。

顿时大惊,管家吓得目瞪口呆。

以上小说是小编给大家推荐的,希望书虫们能够喜欢,如有好的意见建议,欢迎评论告诉我,我会慢慢改进的,今天推荐就到这里吧。

转载请注明:
http://www.3g-city.net/gjyzd/1312.html
  • 上一篇文章:

  • 下一篇文章:
    • 没有热点文章
    • 没有推荐文章
    网站首页 版权信息 发布优势 合作伙伴 隐私保护 服务条款 网站地图 网站简介

    温馨提示:本站信息不能作为诊断和医疗依据
    版权所有2014-2024 冀ICP备19027023号-6
    今天是: